客服熱線
0756-7718888


    油氣企業普遍意識到單靠自身力量已經不足以應對持續漫長的“寒冬”,需要抱團取暖。而石油產業能否在低油價的對峙過程中逐步獲得信心和優勢,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業界的合作程度。
 


    低油價來臨之后,合作成為全球油氣企業共渡難關、調控風險的重要手段。近幾年關于油氣商與油服企業、油氣商之間開展合作的消息屢屢出現,其合作的方式多種多樣,涉及資本、技術和管理合作。身處低油價周期的油氣企業普遍意識到,單靠自身力量已經不足以應對持續漫長的“寒冬”,需要抱團取暖。
 


    理論上講,合作的最大好處在于能夠通過合作方之間的生產要素“共享”實現取長補短,以達到生產效率快速提升的目的。油價下跌以來,石油行業生產成本之所以能夠下降,一方面是原材料價格下跌所致,另一方面油企通過相互之間的合作提高效率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近日有消息稱中石化東北油氣分公司與中石油吉林油田簽署戰略協議,雙方商定今后將加強全面合作,共同開發東北地區的油氣資源。雙方的合作遍及多個領域,包括輸氣管線建設共享共用、氣田開發、油氣開發生產工程施工、二氧化碳驅油、油田復產服務、工程工藝技術等方面。筆者以為,兩桶油的這一合作順應發展形勢,是我國石油行業發展之必然。在當前油氣體制機制改革的關鍵時刻,此合作具有重要示范意義,或將成為今后國內油氣勘探開發新模式形成的重要起點。


 
    兩桶油的此次合作對于各自上游業務應對長期低油價非常必要。眾所周知,本輪油價在2014年下半年出現斷崖式下跌之后一直缺乏復蘇反彈的內在動力。究其原因,主要是全球經濟形勢的低迷以及由此造成的石油需求增速放緩所致。一些發達國家油氣需求在過去的一兩年甚至出現負增長,新興經濟體國家也出現油氣需求增速下降的現象。就目前的發展形勢看,低油價長時期持續的可能越來越大。
 


    如何在削減投資減少虧損的經營守勢之下將已有的生產要素充分有效利用起來,是石油公司目前的重要經營目標。若自身的生產要素不足,影響到發展而獲取渠道又受削減資本的限制不能暢通之時,尋求“外援”的加盟便成為必然選擇。


 
    每一個企業在長期的經營中都會有所積累,都會不同程度的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與特色技術。就整個行業的發展而言,若能將這些特色核心的技術與管理集成起來,勢必成為低油價下行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高油價下石油公司也有各種合作,但合作的愿望遠遠不及低油價下那么迫切,因為高油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抵消石油公司獲取短缺生產要素的成本。如今情形完全不同。低迷的經濟形勢以及低油價越是延續,有合作心態和需求的企業便會越多。在此形勢下,“共享經濟”自然而然成為石油行業降本增效的重要選擇。


 
    國內的情況也比較類似,過去石油公司之間的合作由于體制機制的原因并不普遍,相互之間競爭意識大于合作意識。如今隨著形勢的變化,石油公司之間正在逐漸摒棄門戶之見,開啟合作大門。就這一點而言,兩桶油的合作是個巨大進步,或許只是個開始,未來的合作空間估計還會進一步延伸。


 
    “共享經濟”也是下一步油氣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探索。當前正值新的油氣體制機制改革征求意見稿出臺之際。新的《意見》提出了上游油氣勘查開采以國有油氣企業為主,多種經濟成分共同參與的發展思路,提出了保護性開放的設想。此形勢意味著三桶油作為國內油氣勘查開采主體的地位將繼續得以保持。單就字面意思看,此次改革的思路與之前的一些提法似乎沒有實質性突破。但現實問題在于,國家石油公司經過多年的發展和積累,在技術、管理方面擁有絕對的優勢,而石油又是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資源,因此將油氣勘查開采的重大使命交由國家石油公司又在情理之中。但是對于此征求意見稿,社會上有很多詬病和看法,認為改革的思路并無新意,市場化力度不夠大。這樣一來,矛頭便指向了國家石油公司。


 
    改革的目的是為了提高行業的運行效率。既然《意見》再一次明確了國家石油公司的油氣勘查開采主體地位,國油自然而然地就得承擔起發展國內油氣勘查開采事業的責任,且只能做的比以前更好。若不能在油氣勘查中發現更多的儲量,不能在油氣開采中經濟有效的獲得產量,油氣勘查開采主體地位就會受到動搖和質疑。《意見》將國家石油公司界定為油氣勘查開采主體,等于是將壓力轉嫁給石油公司,形成了針對石油公司的事實上的倒逼機制。國家石油公司只有在看似不變的體制下積極進取并取得突破,改革意見稿的出臺方有意義,改革才能算是成功。從發展趨勢看,這種合作模式極可能成為我國新型油氣體制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并被加以推廣。
 


    “兩桶油”的合作與共享也是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必由之路。2016年的數據顯示,該年度我國油氣探明儲量和油氣產量在低油氣價格的影響下已經不同程度出現下降。當前的油價雖然處于較低水平,對于我國利用海外油氣資源總體利好,也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國內油氣生產的壓力,但不能因此而放松國內油氣勘查與開采。新出臺的能源革命戰略文件中多次提及能源安全應該就是出于這一考慮。國際形勢復雜多變,近期中印邊境對峙事件就讓人們不由得再一次將目光聚焦到中國海上石油運輸通道上來。衡量能源安全的核心指標之一便是能源自給率。我國的能源自給率雖然處于較高水平,長期以來一直維持在90%左右,但是這種較高的自給率是建立在以煤為主基礎上的。在煤炭稟賦占優而消費逐漸轉向油氣的能源結構轉型進程之中,衡量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指標之一應該是油氣的自給率而不是煤炭的自給率。多家機構的預測數據顯示當前及今后數年我國的石油需求還將持續增長,到2030年可能才達到峰值。而目前的石油對外依存度已經超過6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了30%。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及能源結構調整的推進,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將日益突出。而兩桶油的合作若能通過生產要素的共享以及特色優勢的發揮經濟有效的獲得更多產量,將是對保障國家石油安全的有力實踐。


 
    共享與合作或將是針對國內主力油氣田發展的一劑良方。國內的主力油氣田經過多年開采之后資源條件正在變得越來越差,一些油田的含水率已高達90%以上,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是能否說這些油田就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盡頭,恐怕還不能簡單下結論。業內就有不少專家表示,不是現有油田沒有了資源,而是我們目前的技術無法將這些資源拿出來。
 


    國內石油公司經過多年發展,分工相對明確,有著各自的業務區域和相對穩定的管理技術體系,發展形成了一種均衡態勢。這種均衡的集各類生產要素于一體的生產體系的邊際生產力應該說正在表現出遞減狀態。若能打破這種均衡,引進新的生產要素,提升生產效率的可能性便會隨之增大。國內外石油勘探歷史上不乏這種先例,比如經常能看到一些石油公司在被別人放棄區塊獲得大發現的消息,或許這就是勘探哲學的精華所在。
 


    深度合作及走共享發展之路應該成為行業發展共識。目前的合作雖只是針對兩桶油旗下的兩家公司而言,但是這種合作應該會具有很強的生命力,在實踐和推廣中一定有其空間。最新的油氣體制機制改革意見雖然明確了國家石油公司在未來油氣勘查開采中的主體地位,但是并沒有排斥國家石油公司與其他主體的合作。相反,《意見》提出了鼓勵具備良好資質的民營企業及外資企業與國家石油公司開展廣泛合作的思路。隨著形勢的進一步發展,石油領域的合作必將向多主體、多領域方向發展。
 


    本輪油價自下跌以來,業界一直在探討石油市場的再平衡問題。筆者以為,全球石油市場能否實現再平衡,石油產業能否在低油價的對峙過程中逐步獲得信心和優勢,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業界的合作心態以及合作程度。對于全球和中國石油工業而言,石油公司生產要素的“共享”與合作將成為重要戰略選擇。


                                                              (  來源:能源雜志)


中奖横幅连夜 吉林11选5中十万 下个一肖中特马 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吉林长春麻将吉祥棋牌 快速赛车彩票怎么玩 秒速赛车技巧心得必胜 吉林麻将吉祥棋牌下载 广西11选5软件 喜乐彩的走势图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南粤36选7预测号码 幸运28官网 网上项目赚钱 安徽快3看图技巧 在家上网兼职 广东36选7奖池剩余金额